打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游戏才刚刚开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5:03 阅读: 来源:打蜡机厂家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这是我们经常问的问题,答案无非就两个,有,另一个就是没有

慕容是一个无神鬼论者,她志愿要好好学习,将来有一个好出路,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她考上了一个医学院,

慕容提着行李箱惬意的呼吸着校园的空气,一个新的环境,一个新的人生,

嘿,美女,新来的吧?你好我叫张邪,初次见面,要不我带你熟悉熟悉医学环境?眼前这个男生似乎想要讨好慕容

慕容对他礼貌的笑了笑:“你好,我叫慕容,”

张邪两手插兜故意扮帅说:那我叫你小容容好了,对了,你在哪个寝室呀?我帮你拿行李箱。说完便接慕容的行李箱

慕容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张邪同学,我们好像才认识吧?不要说的我们很熟似的,”说完慕容扭头就走,

到嘴的肥肉怎么能让她跑了,

张邪挡住她的路:好了,你不喜欢就算了,好了,言归正传,你在哪个宿舍,我帮你把东西拿上去,

慕容清澈的眼眸看着张邪,除了一副放荡不羁,思想龌蹉,故意耍帅外其他的都还好:那谢谢你,我在420宿舍,

张邪本来阳光的脸顿时阴了下去自言自语道:该死,怎么会是那个宿舍,校长疯了吗?

慕容觉得有点奇怪“你怎么了,一个人念叨什么呢?”

张邪深深的看着慕容“慕容,你刚来并不知道这个学校的事,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给学校反映一下,换宿舍吧,”

慕容性格本来就倔,听到这里直接拒绝了“不换,我很好奇”

张邪咬着牙说“你…算了,舍命陪君子,我送你上楼把”

一路上,时不时议论着张邪和慕容

唉,快看,那不是张邪么,他旁边的美女是谁呀,不会是她女朋友把?

啊。。气死了,我长的哪点不比她差,

慕容抬头调侃道“看来你在学校是个风流人物了,根据那些花痴的语言,你挺花心吧?”

张邪邪魅的一笑毫不在乎慕容怎么评论她,说:怎么,慕容大小姐?吃醋了?

慕容假装厌恶的看了他一眼“你好f心,”

慕容能看出来,张邪的笑太假,究竟420有着什么样的事,还有张邪似乎在隐瞒什么?

来到四楼,找到420,似乎很久都没人住了,里面灰尘铺满了各个地方,唯独窗户似乎被人打扫过,一点灰尘都没有,

慕容叹了口气说:好了,本小姐已经安全了,你可以退下了,

张邪差点笑出来:亏你还那么幽默,如果你知道这里的事,你也不会那么轻松了,既然都来了,我替你打扫打扫吧,

慕容心里想他还挺会搭讪的

两个人忙了好久,终于把房间打扫好了,

张邪坐在木板上点了一根烟问:你真的不换宿舍么?

慕容点了点头,

“你的性格,我喜欢,不过这里可是出过人命的地方”门口一个稚气的声音,慕容和张邪随着声音转身看去

那是一个女生,看身高只有1.6,乌黑的头发恨不得要拖到地下,精致的五官,加上一对幽邃的眼眸,让她看上去很神秘,

女生笑了笑对着慕容说“你好,我叫雪瞳,下雪的雪”

慕容也很客气的回了她

张邪似乎被无视了:两位美女,这里一个帅哥你们都不理,搞得你们像百合(你懂得)一样,唉

两个女生一阵无语

就这样一会,张邪走了,留下雪瞳和慕容两个人在宿舍,显得格外冷清

>>

慕容看着这个女孩问:可不可以告诉我,这个宿舍究竟怎么了?

雪瞳看着窗户说:这里被诅咒了,从我们进来的一刻,这个游戏开始了,死,或活,我们结局也已经注定了,

你很想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吧?我告诉你,原来住这个宿舍的一个女孩自杀了,在那个窗户跳了下去,而且,穿着红色的衣服,跳了下去,并且说着,你们都逃不掉,起初学校只是压住了内幕,可是,后来,每个星期住在这个宿舍的人,都跳楼了,而且一个人跳下去,注定了,下一个的死亡,

慕容听了半信半疑:这么说那你明知道进来会被诅咒,你为什么还会进来?

雪瞳目光锁定在慕容身上:因为我喜欢你呀,可是我知道女女不能相恋,所以,我也要陪着你被诅咒

慕容听着笑了笑:这个理由很牵强,

张邪下了楼,几个流氓样的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带着耳坠的人说:我说,你动作太慢了吧?不会你俩在里面那个了吧?

张邪始终没有笑出来:别说笑了,知道我送的那个女生住哪个宿舍么?

耳坠男咳嗽了两声说:嗯?难道还是420

张邪点了点头。

耳坠男差点倒地:什么?真是那个宿舍,这学校疯了?为了钱,学生的命不要了?

张邪摇了摇头:我和她进去的时候,里面都是灰尘,唯独窗户那里没有,似乎是有人刻意打扫,像是迎接她的,

耳坠男不明白:什么意思?

张邪说:我之前不和你们说,是因为有些事少知道比较好,现在你们知道也无所谓了,还记得她跳楼的时候么?

耳坠男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一直把她看作自己的妹妹,都怪风羽那个王八蛋,伤害了她

张邪插嘴道:我原本不相信任何诅咒的事,可是,当我发现风羽竟然跳楼了,就那样他还站了起来变形了的脸对着我说,她回来了,游戏开始了,下一个就是他,风羽说完指了指一个我不认识的人,风羽终于死了,死了还在笑,我当时本来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可是,过了一个星期,结果风羽预言的那个人竟然也跳楼了,只是我感到现场尸体已经不见了,我打听了很多,才知道那个人也是一样,跳楼后又站了起来,说了一句,下一个就是她,又是互不相识的人,死了四个后,终于纸包不住火,可是校长后台很厉害,闹了很久还是把学校留了下来,最后,我发现,每有一个人跳楼,就是下一个的开始,我就知道,被诅咒的不是宿舍,而是整个学校,而且我有预感,这次慕容来,游戏可能还会开始,

耳坠男像是在听鬼故事一样“后来呢?”

张邪拍了耳坠男一下“我怎么知道,游戏或许才刚刚开始,我不知道我妹妹什么时候才能收手,”

这时不知雪瞳从哪冒了出来:也许不是你妹妹哦,我不管其它的,我只想让你知道慕容的安全我保了,你不用说的你很伟大,

张邪苦笑“那最好,少明,我们走”

雪瞳望着420的窗户自言自语道:慕容,你离死不远了,游戏开始,便无法停下来了!

作者寄语:请原谅我要分开写,喵的!我写着,只要有任何响声我都能吓一跳,我要等到天亮了在写!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