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艺术机构的魔幻现实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56:55 阅读: 来源:打蜡机厂家

中国艺术从合法化到“亿元时代”仅仅用了十几年的时间,仿佛被强行按下了快进键。在这期间,艺术成长为一门好生意,国内的艺术机构跟随着枝繁叶茂。但是当一个体制出现病症时,生物链就会做出反应,分配不平衡导致中国的艺术机构有向两极分化的趋势,超速、超载、资源稀缺让这个行业的心态显得暴戾,在通胀的当下,中国的艺术机构似乎更是成为西方的一个反衬。盛世与乱象并存,这就是中国当代艺术机构的魔幻现实主义。

艺术地产的“TAM模式”

北京又将迎来新一轮的房地产发展期,五环外又将会有大片的土地被征用,在这片土地上,又将会有多少美术馆拱地而出?当房子成为老百姓难以言说的痛楚时,地产老板们也变聪明了,他们看准了艺术行业是一条名利双收的路子,于是便想法设法的给自己蹬上“文化创意产业”这条裤子。

由于缺少完整的资金链,在今日美术馆(Today Art Museum简称TAM)成立之前,就已经有大批的民营美术馆倒下。作为一个地产大鳄和今日美术馆的投资者,今典集团的老总张宝全早早的就摸透了文化创意产业的玩法,通过注资、减免租金等手段,让今日美术馆自建成之初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张宝全同样认识到,地产项目中引进文化项目,除了能增加其附加值,还能吸引新贵阶层,也许未来的藏家就在他们之中,也正因为今日美术馆的存在,苹果社区一直是京城小区的翘楚。自此之后,艺术步入了与地产的暧昧期。

今日美术馆的执行馆长张子康(微博)则设计了一整套的非盈利游戏规则,依靠这副面孔,既能享受政府减税的优惠,又能当做跟政府谈判、争取文化创意产业基金的有利筹码。今夏,关于这位今日美术馆核心人物的去向扑朔迷离,大家纷纷猜测他的去留是否将成为今日美术馆的一个拐点。至此,已经有了明确的消息:未来的三年时间,张子康将调任新疆文化厅副厅长,并且辞去文化出版社社长职务,但工作的中心仍旧是今日美术馆的事务。当年费大为(微博)离任尤伦斯馆长一职就引起了艺术圈不小的震荡,之后,又有王璜生从广东美术馆迁徙至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沈其斌不当馆长要当董事长。虽然这看似是个人行为,但“跳槽”的馆长们的确会对一个机构的成长乃至命运产生影响。

时至今日,今日美术馆的成功模式提醒了一批地产老总在圈地的同时不忘搞艺术,比如像喜玛拉雅美术馆、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落,以及今年刚落成的成都当代美术馆,都是地产与艺术结合的产物。当下,艺术面对地产的时候,已经无法保持清高,既然不能回避,那我们只能期望房地产不要像圈地一样圈艺术。

资本卡位 国内画廊成为“愤怒的小鸟”

798到底有多火?有网友戏称,798艺术区已经成为成为继欢乐谷之后到北京必玩儿的地方之一。人流量不再是798画廊老板关心的问题,他们担心的是当艺术区变成“庙会”,会不会影响自身的品质。而在三里屯画廊群落,老板们却正为稀少的游客而犯愁。

2011年份对于国内的画廊来说是“无法淡定”的一年:尤伦斯赚的盆满钵满后转身就走;大牌国际画廊高古轩、白立方抢滩中国,上岸就可以直接享用最有效的艺术家资源;一直以来霸占了行业大部分资源的拍卖机构依旧“又高又硬”;即将火热的文交所会不会也给画廊背后插一刀?拍卖机构、文交所、国外画廊寡头,它们几乎一开始就瞄准了中国艺术市场的有利位置并迅速“卡位”,国内的画廊机构如果没有殷实的资本力量,将遭遇野蛮绞杀,最后死于资源枯竭。于是,受多方割据势力裹挟的中国画廊业,如同一只“愤怒的小鸟”可能随时爆发。

今年5月份,由董梦阳(微博)牵线的“北京画廊协会”成立,画廊开始抱团发展,并希望脱胎换骨。第一任会长程昕东直面中国画廊目前的症候:底子很薄,理想跟高,没有相应社会资源的支持,仅凭各自的能力和资源进行理想化的操作,这在国际化竞争中不处于优势。“中国第一、二代的艺术家成长已经快过中国画廊的成长,西方很多艺术家都是在画廊成长起来的,而中国艺术家和画廊之间的成长是平行的,画廊缺少本土艺术家,与艺术家关联性不够强”,程昕东认为这对于画廊来说是一个特别尴尬的事情。

据相关统计,北京共有六百多家画廊,但真正能够符合高水准专业画廊标准的也就占十分之一,画廊协会的建立是给中国画廊行业提供了一个发展的机缘,也让社会对画廊行业有更专业的了解。但程昕东更看重的是,希望能够通过这个顾问平台,政府能够提供一些优惠的政策、专项基金,这才是对中国画廊最有效快速的支持。

结语

曾经有艺术家道出,现在中国根本没有真正的藏家,画廊和艺术家也几乎是“一夜情”式的合作,炒家则企图绑架中国艺术。目前最契合藏家心态的依然是拍卖市场,但有些画廊已经懂的要为自己的藏家负责,并且在客户的选择上严格把握尺度,一般不会与炒家合作。对于眼下的艺术机构面临的状况来讲,资金链对于他们才是最重要的。虽说艺术是一门烧钱的行当,但真正流通在艺术领域的钱都是“闲兵游勇”,这里不是资本的真正战场,说不定哪天资本就会抽身离去。于是,中国的艺术机构只能卯足了劲往前跑,藉此获得一点安全感,但在重建价值体系之前,谁也不知道这样的生存方式将会把他们带往何处。

电感线圈加工图片

数控木工铣床

汽保工具套装价格

车辆撒肥车价格

相关阅读